古月

没有同伴的定力 
就不要同玩一场游戏
特别是在感情上
你已经走近迷雾
他却在森林边缘眺望
看你迷失
看你绝望
适时对你会心一笑
让你添了勇气往前
而他 依旧立在原地
还是那个看风景的人

转载自:如果ミスする

没有问候你  不知你是否会惦记?

我想我需要力量
将我认清成长的去向
曾经的勇气去了哪里
沉睡在蜗牛的壳里 
逃避在乐趣  微缈的期盼里
起于何时  止于何地

我想 我需要力量
将我重拾生命的魅力
来日的光亮又在哪里
藏匿在窗后阴影里
僵持在挫败 畏惧和迷茫里
死又何患  生又何意

雷电轰鸣   大雨倾注已尽百里长夜
风云变幻   光圈漫游恍若无人之境

梦境美得如此真实 
有爱人有朋友 有最心动的瞬间

亲爱的
我多么想拥抱你
拥有哪怕所谓幻灭的爱情
哪怕只一时也好

我多么想和你漫步在海滩
陪你拍夕阳拍日出
听你哼着歌拨着琴弦
教我人生的道理
想要同你反驳 想要跟你胡闹
果真洁白的像小孩 只想被你宠爱

不曾有职场生活的打磨
不曾对人情冷暖世间百态设防
不曾因收入和样貌执着
如同梦里的你我
褪尽悲喜不染尘埃

哪怕一首歌的时间
也允许我陪着我梦一场
不用猜想你的爱你的心
不用犹疑你我沾染世俗现实的心
这一切却都不允许
因为你说 我早已过了任性的年岁
所有最单纯的都已成幼稚无知

怎么会我眼里的别人
对比你都黯淡无光
心里这份幼稚圣洁又懦弱
理想的乌托邦 虚妄的内心
谁敢轻易表露
而你 悄然走进我的梦里心里
即使冷落却仍让我想放肆依赖
这样的人 该有多好

To my love

岁月长 若千杯不醉 便回味凉薄

我的来日来日 我愿花光幼稚

我的命中命中 我愿无所幸免

我只不过想活得更强烈一些

Rick's Cafe:

手写日记20年,平均10个月1本日记本,Gap Year的20个月,写了6本日记本


对我来说,生命的丰盛,跟日记本的厚度成正比吧:)


为什么要Gap Year旅行,如果非要给这件事找个理由的话,那我的回答是——我只是想活得更强烈一些



D580,the end…thanks
有些小伙伴在这条朋友圈下留言,说觉得莫名失落,就像追了很长时间的剧,到了曲终人散的那一刻。 如同影院内,电影结束之后,全场座椅空了,灯亮起了,一种意犹未尽的恍惚......




2014年,我30周岁,2月份,我辞了工作,开始一段并不知道归期的旅行,一走,就是20个月。这近600天的日日夜夜里,我的生命是奔流不息的,旅行已经成为生活本身




我没有刻意安排的路线,行走本来就是随性而至的事情,有时候根据季节和节日,holi节在印度,水灯节在泰国,佛诞节在尼泊尔,雪顿节在西藏,圣诞节在土耳其,冬天的时候去炎热的国家,比如缅甸,印度,埃及,马来西亚,夏天热的时候去凉快的地区,比如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秋天时候饱览美国国家公园的秋色,有时候来自于头脑一热,川藏线骑行,阿里北线骑行,新藏线骑行,中尼公路骑行,近6000公里不作死就不会死的自行车之旅,仅仅是想释放一下血性,贡嘎穿越,雅拉穿越,年宝玉则穿越,安娜普尔纳环线,珠峰大本营环线,也都是说走就走的徒步,还有一些来自于朋友的邀约,小伙伴说:我们去泰国学潜水吧,我说“好啊”,小伙伴B说,我们去印尼看林贾尼火山吧,我说“好啊”,小伙伴C说,我们去马尔代夫度假吧,我说“好啊”,小伙伴D说,我们去斯里兰卡坐小火车吧,我说“好啊”……20个月,20个国家,20w的开销。



为什么要旅行,如果非要给这件事找个理由的话,那我的回答是——我只是想活得更强烈一些!


旅行有其得天独厚的好处,就是很容易感受到这种强烈,就像:


安娜普尔纳环线徒步,攀爬海拔5000的Tilicho Lake时,我穿着布鞋,灯笼裤和大吉岭毛线外套,毫不客气地成为第一个到达冰湖边的人,那样的冰雪世界里,除了裸奔你还有更好的建议吗?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伊真火山之行,黑夜的火山口里,在观察天然硫磺燃烧发出的幽蓝色的火焰时,忽然风向改变,被二氧化硫包裹之后的窒息,逃命,直到十分钟之后呼吸到新鲜空气,大口大口的喘气,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加利福尼亚Perris跳伞,8000英尺的自由落体,所有直观感受,除了风的呼啸声,都暂时屏蔽了,如果不是大脑对重力方向习惯性地判断,上下左右前后,天空与地面,并没有多大差别,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清迈水灯节的万人天灯现场,来自不同国家的不同民族的人们欢聚一堂,在主持人的引导下,第一波数千盏天灯在欢呼声中同时升起时,“这个世界还是有救的!”,几乎是一瞬间热泪盈眶的感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怒江七十二拐,从亚拉山垭口到怒江河谷垂直高度2000米海拔的放坡,80多个发卡弯,有两个弯道处都立了警示牌“此处死亡XX人”,可速度与激情诱惑,让我总会在理智可控范围内,尽量不去捏刹车,如风一般穿行,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雅拉雪山,海拔近5000的姐妹湖垭口,我们被迫扎营,三个人挤一个双人帐,在帐内生炉做饭,睡前喝着40度的杜松子酒,帐外寒冷呼啸,帐内我涨红了脸接着酒劲跟徒步同伴聊着星辰和往事,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约旦月亮谷,一片荒漠戈壁之间的岩山,借着月光攀爬到山顶,看月朗星稀的夜空,看月晕如彩虹般的色调,忽然听到下边的脚步声,同伴日本姑娘并没有听我“晚安”之后“早点休息”的劝解,默默地爬到山顶陪着我一起,并无太多话语,仅有拥抱,觉得我还活着......





蒲甘平原,手指之处,皆为佛塔,天亮之前就出发,爬上一座并不知名的佛塔等待日出,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古老的佛塔绽放着金红色的光芒,这个世界正在苏醒,远处的热气球开始飞扬,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EBC徒步,在Gokyo第五湖一处绝佳视角,预测傍晚会有华丽的晚霞之后,用来回踱步的方式让身体发热抵御寒冷,一个多小时之后,珠穆朗玛的日落火烧云给了我超乎预期的惊喜,之后两个多小时独自摸黑返回Gokyo村,巨大的冰湖冰川崩裂声,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埃及锡瓦绿洲,在撒哈拉大沙海一处高耸的沙丘上发呆,日落之后,金星第一个闪耀在西边的天空,随后其他星辰一个接一个跃然漆黑的天幕之上,无论是眼前的茫茫沙海,还是头顶的漫天星辰,都透着一股安静的力量,觉得我还活着





阿里北线,1400多公里的荒原,其中1000多公里的搓板路,和好友一起完成自行车穿越之旅,脚踩油门那叫观光,脚踩踏板才是旅行,当我们的车辙掠过一个又一个藏北大盐湖时,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涛岛考潜水执照,像回到了初生的婴孩时代,对一切都感到新鲜,怀揣一颗好奇心打量着所有眼前的事物——缓缓游弋的海龟,黑白黄竖条纹的关刀鱼和蝙蝠鱼,成群结队出现的金梭鱼卷成的海狼风暴,柔软地舒展着半透明触角的海葵,排成桃心形状的红色竖琴珊瑚……那一刻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关于这580天的旅行,太多太多的回忆,像梦一样不真实,可是我知道——所有这些我觉得自己还活着的瞬间,即便几十年后,也会历历在目,清晰如昨天。




人,终究还是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命运有时很像多米诺骨牌,阿里北线,血淋淋牛头那个夜晚,在色林错湖畔荒野之中的孤零零的藏区牧民家借宿,本来是喝酒看电影的节奏,结果发现文件损坏导致电影看了不到半小时就没法继续,漫漫长夜,我和铁人就着拉萨啤酒,掏心掏肺地谈心,我就提到,2006年秋天,或许决定我在情感之路上奔向漂泊,2009年的年初,或许决定了我在安然无恙和折腾不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上选择了后者,2014年2月,我决定“要把时间浪费在真正热爱的事情上”,开始这么一段不浪会死的旅途......我的生活,多多少少,因此而不同,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好的,这一生对于远方的追求,永不停息~





2015年9月18号,回到北京,再回首,恍然如梦,几年前彭棠作为过来人就跟我说过,一段长期的旅行归来,会经历一个痛苦期,走出去容易,走回来难~~~可是我终究要去面对,我选择当初放纵不羁爱自由的逍遥,就不得不承担相应的副作用和后遗症。我从来没有如此平静过,在半夜飞机降落北京机场之后,耳机里放着《安河桥》,这个城市还有很多未眠的人,我不兴奋,是因为风一样的旅行时光告一段落,我平静,是因为我并不知道接下来重新回归城市生活,自己会是怎样的心情,惶惶地等待随之而来的一切,或许就像宿醉狂喜后的清欢,有一句不是叫“生命中曾拥有过的所有灿烂,终究都需要用寂寞偿还~”





亲爱的,千万不要以为在路上的生活如诗和远方一样浪漫美好,也不要认为“走,去看看这个世界”是摆脱当下泥沼般腐朽人生的捷径。没用的,活得开心也好,不开心也好,跟他妈的远不远方,旅不旅行,没半毛钱关系,说到底,终究取决于你是否热爱生活。我会让自己习惯并享受当下的生活,并为下一次出发时刻准备着。





 我要的生活里,没有“安然无恙”这个词,我要的生活,是强烈而奔流不息的。




原文链接:知乎问题:间隔年(Gap Year)是不是一个好点子?




Gap Year第一本书,《一路向心——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谢谢大家支持:)

读别人博客里的故事 

女人的心事来来去去大抵相似

但若是那少年时光 纯粹的爱里写出的心事

白的圣洁 红的灼眼  即便染尽千尘的心

也为之动容被其拉扯 恍若你也曾身在其中

在皑皑白雪中与爱人相拥

生命真是一场轮回  将悲喜俗事换了衣妆重演

不过是处在生命不同阶段   

因生活的圆融呈现了好似雕琢后的面庞  

淹没在时光里少年纯粹的心却深藏其中  

不经意间让人遁入轮回不自知

音乐随身听:

【暗潮音乐】Unto Ashes - Who Has Seen the Wind?

歌词是英国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的诗作《谁曾见过风》:

“谁曾见过风的面貌?谁也没见过,不论你或我;但在树叶震动之际,风正从那里吹过。”

unto ashes是Projekt旗下一支另类中世纪民谣团体,成立于1997年。乐队名“Unto Ashes”取自17世纪英国诗人Fulke Greville的一句诗词“To all this glory unto ashes must”,意为世上所有的一切都将腐败、衰亡直至化为灰烬。他们的音乐迷离、神秘,充满异域风情。

乐队运用了大量的民族器乐、洋琴、胡琴、竖琴、阿拉伯及打击乐器,并结合了现代化的音乐结构和编排,营造出一种难以言状的奇妙氛围。

《Who Has Seen the Wind?》

Who has seen the wind? 

Neither I nor you. 

But when the leaves hang trembling

The wind is passing through. 


Who has seen the wind? 

Neither you nor I . 

But when the trees bow down their heads

The wind is passing by. 


谁曾见过风? 

你我都不曾。 

可当树叶颤动时, 

便是风穿过。 


谁曾见过风? 

你我都不曾。 

可当众树低头时, 

便是风路过。 

--------------

可否见过风?

我你尚未曾;

叶儿微微摇,

风儿即飘到。


可否看见风?

你我尚未能;

林梢颔首间,

风儿已飘远

--------------

孰顾其风

尔我何曾

木叶动兮

彼风过矣


孰顾其风

尔我何曾

卉木摇兮

彼风逝矣


于这里  千千万万图海里  
曾经爱上一个人  

如果 
你因为文字和光影爱上谁
那么
请你庆幸  因为爱上的是他最宝贵的灵魂
如果
你为无法拥有这份爱感到抱憾
那么
请你珍藏  因为逾越会变爱为伤害 
就让爱只如初见吧   将美好留于内心吧
这是我爱的人  教给我的人生课 
如果
你问  我们分开了吗
那么
我只能说  没有  
因为他还在这里  我正向他走来
彼此不需要有交集  
我却从未停止过沉溺在他的创作里
因为他还在我心里  
从始至今  都是那般惊才风逸 更入木三分

我那样欣赏仰慕 依恋他
以至于  不得不远离
只沉浸在他的创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