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在空旷的博客写没有去向也无回音的信
我知道,信,已成习惯写不停
写信仰,写日子,写谋生,写困惑
写失落惊喜
写晨露,日暮,云霞
晚风吹散夜的流云
看得见月光隐去
看不见月亮的脸悄悄从上弦变下弦
好久不见
昭和的乐

评论

© 古月 | Powered by LOFTER